• 精选
  • 会员

盘算你所得到的恩惠

2018年10月11日来源:人性的优点 作者:戴尔·卡耐基 提供人:肥胖的小猪

我们的生活中大概90%的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只有10%有问题。如果我们想要快乐,只需集中注意力在那90%的好事上,不去看那10%就可以了。

我认识哈罗德·阿博特很久了,他住在密苏里南麦迪逊大道820号,曾经是我巡回演讲的经理,我们有一次在堪萨斯城相遇,他送我回农庄。途中我问他是如何克服忧虑的,他说了一个使我终生难忘的故事。

我以前经常担忧,不过1934年春的某一天,我在一条街上所看到的一幅景象驱逐了我所有的烦恼。前后过程不到十秒钟,不过这十秒钟内,我所学到的比过去十年还多。我经营一家杂货店已经两年了,不但用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了一大笔债,得7年才能还清。杂货店正是在那天的前一个周六停止营业的。我正打算向银行借点钱,好动身到堪萨斯城找个工作。我像只斗败的公鸡,失去了斗志和信心。忽然间,我看到对街过来一个没腿的人,他坐在一块小木板上,下面用溜冰鞋的轮子做了四个滚轮,两手各拿一块木头在地面上支撑划动自己。他过了街,正要把自己抬高几英寸以越过马路到人行道来。正当他费力抬高他身下的木板时,他的眼光与我相遇,并向我灿然一笑。“早安,先生!今天天气真好,不是吗?”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朝气。我看着他,不禁感到自己是多么富有。我有两条腿,我可以走路,我对我的自怜感到羞耻。我告诉自己,就这一个失去了双腿之人还能开心、快乐、充满自信,我既然还有双腿,当然也可以做得到。我顿时觉得精神多了。原来我只打算借100美元,现在我有勇气要求借200美元。本来我只打算试试看能不能找个工作,但现在,我有信心宣布我要去找个工作。我拿到借款,也找到了工作。现在我在浴室的镜子上贴了一段话,每天早上刮胡子时都要念一遍:

我因为自己没有鞋而难过,直到我在街头遇见一个没脚之人。

美国飞行家雷肯贝克曾在太平洋漂流了21天,有一次我问他,他从那次经历中得到的最大教训是什么。他的回答是:“那次经历给我的最大教训是,只要有足够的饮水和食物,你就不该再有任何抱怨。”

《时代》杂志有一篇文章提到在南太平洋受伤的一位士官的故事。他的喉咙被碎片击中,接受了七次输血。他写了一个小纸条给医生,“我能活下去吗?”医生回答:“可以的。”他又写道,“我还可以讲话吗?”回答也是肯定的。他再写了一张纸条:“那我还操什么心呢?”你何不现在就问自己:“我到底在烦恼什么呢?”你多半会发现,你担心的事既不重要,也没意义。

我们的生活中大概90%的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只有10%有问题。如果我们想要快乐,只需集中注意力在那90%的好事上,不去看那10%就可以了。如果我们想要烦恼、抱怨、得胃溃疡,那只要集中注意力在10%的不满意之处,而忽略那90%也就可以了。

英国的许多教堂里可以看到这两个字:“思恩”。我们心中也应该铭记着这两个字。想想所有我们应该感谢的事,并真正感谢。《格列佛游记》的作者斯威夫特可以算得上是英国文学史上最悲观的人了,他觉得自己根本不该出生,过生日时他常穿着黑色的丧服守斋。即使在那样的绝望中,他仍没有忘记:只有快乐的心境可以带来健康。他曾宣称:“世上最好的医生,莫过于饮食有度、保持平安与愉悦的心情。”

我们如果愿意,大可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可能胜过阿里巴巴的宝藏——感到满足开心。给你10亿美元交换你的双眼,如何?两只脚值多少钱?你的双手呢?听觉?你的子女?你的家庭?算算你所拥有的资产,你一定会发现,即使给你世上所有的财富,你也不会愿意为了那些曾让洛克菲勒、福特和摩根而动心的财富而让出自己现在拥有的这些。

但是,我们会感谢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吗?噢!不!叔本华说:“我们很少想我们所拥有的,却总是想自己缺失的。这种倾向实在是世上最令人不幸的事之一。它带来的灾难只怕比所有的战争与疾病都重大。”

有一位居住在新泽西州的约翰·帕玛先生告诉我下面这则故事:

我从陆军退伍不久就开始自己做生意,我日夜辛勤工作,情况很不错。可是接着麻烦来了,我得不到零件与原料,我担心生意支持不下去,我烦恼极了,也变得尖酸刻薄——当然,当时我自己并不觉得,但后来我才发现自己差点因此失去一个温暖的家。有一天,一位年轻的行动不便的残疾人跟我说:“你不觉得羞愧吗?看你这个样子,好像世上只有你一个人有麻烦似的。即使你真的要停止营业一阵子,那又怎么样?供货正常后,你还可以再开始呀!你真该为你所得到的感激!可是你还老是怨天尤人,我多想能像你一样,看看我!我只有一条手臂,半边脸也被炮火毁容,而我并不抱怨。你再不停止怨天尤人,不但会丢掉生意,还会赔上你的健康,你的家庭及朋友!”

这些话真如当头棒喝,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拥有的已够多了,我终于能提醒自己不再重蹈覆辙。

我的朋友露西尔·布雷克,也因为成天烦恼自己所欠缺的而差点酿成悲剧。我们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新闻写作班上认识,9年前,她被自己的生活震惊了,那时她住在亚利桑那州,下面是她给我讲述的一段经历:

我的日子排得很紧凑,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习风琴,在城里主持一个演说训练班,又在另一个城里讲授音乐欣赏,我忙着出席宴会、跳舞,在星空下骑马驰骋。直到一天早上,我完全崩溃了。医生说:“你得卧床休息一年。”他一点没有让我相信,我会再恢复强健。

在床上躺一年!简直是个废物——倒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惊恐极了,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人之事,而要受这种报应?我哭了好久怎么也无法接受。不过,我还是很遵从地按照医生的嘱咐卧床休息。邻居鲁道夫是一位艺术家,他来看我,告诉我说:“你以为在床上躺一年就很悲惨,其实大可不必这样想,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真正了解自己,这几个月,你在心灵上的成长可以抵得上你过去的一辈子。”

我慢慢平静下来,开始努力建立另外一套价值观。我阅读一些启发人心的书。一天我听到收音机里播音员在节目中说道:“你所表现出来的永远只是你内心世界的反映。”我以前听过这种话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但这次才真正深植内心。我开始去想些令我活下去的想法——一些开心、健康的想法。每天早晨一醒来,我就强迫自己想一遍我所拥有的应该对这一世界充满感激之事。我的身体没有疼痛,我有个可爱的小女儿、我的视力、我的听觉、收音机里悦耳的音乐、有看书的闲暇、美味的食物、一些好朋友,来看我的客人很多,医生不得不限制一次只能容许一位来访——而且还有时间限制。

那之后的9年过去了,我都过着充实而活跃的生活,现在我深深地感谢躺在床上的那一年,那是我在亚利桑那州最有价值、最快乐的一年。那一年中我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天早上先清点一下自己所拥有的福分,到现在我还沿袭着这个习惯。这已成为我最宝贵的资产。我得承认在害怕死亡之前,我并没有真正活过。

我亲爱的露西尔,你可能并不知道,你学到的教训跟200年前英国作家塞缪尔·约翰逊所发现的完全一样。约翰逊曾说过:“能看到每件事情的最好一面,并养成一种习惯,这真是千金不换的珍宝。”

我得提醒各位,说这句话的人可不是职业性的乐观主义者。事实上,他二十几年来深受焦虑、饥饿、穷困之苦,终于蜕化成为当时最着名的作家与评论家。

罗根·史密斯有一句智慧之言:“人生有两项主要目标,第一,拥有你所向往的;然后,享受它们。只有最具智慧的人才能做到第二点。”

你想知道怎样把在厨房洗碗的琐事变成令人兴奋的经验吗?推荐你读一读达尔所着的《我要看》。

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失明50年的老妇人。她写道:“我仅存的一只眼上布满了斑点,所有的视力只靠左侧一点点小孔。我看书时,必须把书举到脸面前,并尽可能靠近我左眼左侧的视觉区域。”

但她并不打算接受怜悯,也不想享受特别待遇。小时候,她想和小朋友一起玩游戏,可是看不到任何记号,等其他小朋友都回家了,她才趴在地上辨认那些记号。她把地上划的线完全熟记,并最终成为玩这个游戏的佼佼者。她在家自修,拿着字体放大了的书,靠近脸,近得连睫毛都挨到书页。她修完了两个学位:明尼苏达大学的学士及哥伦比亚大学的文学硕士。

她开始在明尼苏达州一个小村庄教书,后来成为了南达科他州一个学院的新闻学教授。她在当地任教了13年,并常在妇女俱乐部演讲,上电台节目谈书籍与作者。她在书中写道:“在我内心深处,始终不能祛除完全失明的恐惧。为了克服这一点,我只有对人生采取开心甚至天真的态度。”

1943年,她已经52岁,奇迹发生了:极富盛名的梅奥医院的一次手术,使她恢复了比以前好40倍的视力。一个全新的令人振奋的世界展现在她的眼前。即使在水槽边洗碗对她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她写道:“我开始玩弄碟子上的泡沫,我用手指捧起一个肥皂泡,对着光看,我看到缩小的彩虹般的色彩幻影。”

从水槽上方的窗口望出去,她看到的是振动着灰黑色翅膀飞过积雪的一只麻雀。

能有幸亲眼见到肥皂泡与麻雀,激发了她以下面这句话作为她的那本书的结尾:“亲爱的主,我不禁低语,我们的上苍,我感谢你,我感谢你。”

想想看!为了你能洗碗时看到泡沫的色彩,看到飞越雪地的麻雀,要衷心感谢上帝!

你我不该惭愧吗?我们一直生活在美妙的童话世界中,却瞎得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珍惜享受。

想要保持平安快乐,第四大原则是:算算你所得到的恩惠,不要去清点你的烦恼。

核心关键词不超过3个

如涉及版权,请着作权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或支付费用事宜。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