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选
  • 会员

忧虑是健康的大敌

2018年10月11日来源:人性的优点 作者:戴尔·卡耐基 提供人:肥胖的小猪

忧虑就像不停地往下滴、滴、滴的水,而那不停地往下滴、滴、滴的忧虑,通常会使人心神丧失而自杀。

一段时间以前的一个晚上,一位邻居来按我的门铃,要我和家人去接种牛痘,预防天花。他是整个纽约市几千名志愿者中去按门铃的人之一。很多吓坏了的人都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接种牛痘。在所有的医院、消防队、派出所和大工厂里都设有接种站。大约有2000名医生和护士夜以继日地替大家种痘。怎么会这么热闹呢?因为纽约市有8个人得了天花——其中2人死了——800万纽约市民中死了2人。

我在纽约市已经住了37年,可是还没有一个人来按我的门铃,并警告我预防精神上的忧郁症——这种病症,在过去37年里所造成的损害,至少比天花要大1万倍。

从来没有人来按门铃警告我:目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中,每10个人就有1个会精神崩溃,而大部分都是因为忧虑和感情冲突而引起的。所以我现在写本章,就等于来按你的门铃向你发出警告。

曾经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亚历克西斯·卡莱尔博士说:“不知道抗拒忧虑的商人都会短命而死。”其实不止商人,家庭主妇、兽医和泥水匠……都是如此。

几年前,我在度假的时候,跟戈伯尔博士一起坐车经过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戈伯尔博士是圣塔菲铁路的医务负责人,他的正式头衔是海湾-科罗拉多和圣塔菲联合医院的主治医师。当我们谈到忧虑对人的影响时,他说:

“在医生接触的病人中,有70%的人只要能够消除他们的恐惧和忧虑,病就会自然好起来。不要误以为他们都是生了病,他们的病都像你有一颗蛀牙一样实在,有时候还严重100倍。我说的这种病就像神经性的消化不良,某些胃溃疡、心脏病、失眠症、一些头痛症和麻痹症等。“这些病都是真病,我这些话也不是乱说的,因为我自己就得过12年的胃溃疡。

“恐惧使你忧虑,忧虑使你紧张,并影响到你胃部的神经,使胃里的胃液由正常变为不正常。因此就容易产生胃溃疡。”

约瑟夫·蒙塔格博士曾写过一本《神经性胃病》的书,他也说过同样的话:“胃溃疡的产生,不是因为你吃了什么而导致的,而是因为你忧愁些什么。”

梅奥诊所的阿尔凡莱兹博士说:“胃溃疡通常根据你情绪紧张的高低而发作或消失。”

他的这种说法在对梅奥诊所的15000名胃病患者进行研究后得到了证实。每5个人中,有4个并不是因为生理原因而得胃病。恐惧、忧虑、憎恨、极端自私,以及无法适应现实生活,才是他们得胃病和胃溃疡的原因……胃溃疡可以让你丧命。据《生活》杂志的报道,这些疾病成为致命重病的第十位。

我最近和梅奥诊所的哈罗德·哈贝恩博士通过几次信。他在全美工业界医师协会的年会上读过一篇论文,说他研究了176位平均年龄在44.3岁的工商界负责人。他报道说,大约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因为生活过度紧张而引起下列三种病症之一——心脏病、消化系统溃疡和高血压。想想看,在我们工商界的负责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患有心脏病、溃疡和高血压,而他们都还不到45岁,成功的代价是多么高啊!而他们甚至都不是在争取成功,一个身患胃溃疡和心脏病的人能算是成功之人吗?就算他能赢得全世界,却损失了自己的健康,对他个人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即使他拥有全世界,每次也只能睡在一张床上,每天也只能吃三顿饭。就是一个挖水沟的人,也能做到这一点,而且还可能比一个很有权力的公司负责人睡得更安稳,吃得更香。说真话,我情愿做一个在阿拉巴马州租田耕种的农夫,在膝盖上放一把五弦琴,也不愿意在自己不到45岁的时候,就为了管理一个铁路公司,或者是一家香烟公司而毁了自己的健康。说到香烟,一位世界最知名的香烟制造商,最近在加拿大森林里想轻松一下的时候,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死了。他拥有几百万元的财产,却在61岁时就离世了。他也许是牺牲了好几年的生命换取了所谓的“生意上的成功”。

在我看来,这个有几百万财产的香烟大王,其成功还不及我父亲的一半。我父亲是密苏里州的农夫,一生默默无闻,却活到了89岁。

着名的梅奥兄弟宣布,我们有一半以上的病床上,躺着患有神经病的人。可是,在强力的显微镜下,以最现代的方法来检查他们的神经时,却发现大部分人都非常健康。他们“神经上的毛病”都不是因为神经本身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而是因为情绪上有悲观、烦躁、焦急、忧虑、恐惧、挫败、颓丧等等的情形。柏拉图说过:“医生所犯的最大错误是,他们想治疗身体,却不想医治思想。可是精神和肉体是一体的,不能分开处置。”

医药科学界花了2300年的时间才认清这个真理。我们刚刚才开始发展一种新的医学,称之为“心理生理医学”,用来同时治疗精神和肉体。现在正是做这件事的最好时机,因为医学已经大量消除了可怕的、由细菌所引起的疾病——比方说天花、霍乱、黄热病,以及其他种种曾把数以百万计的人埋进坟墓的传染病症。可是,医学界一直还不能治疗精神和身体上那些不是由细菌所引起,而是由于情绪上的忧虑、恐惧、憎恨、烦躁,以及绝望所引起的病症。这种情绪性疾病所引起的灾难正日渐增加,日渐广泛,而速度又快得惊人。医生们估计说:现在活着的美国人中,每20人就有1人在某一段时期得过精神病。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征召的美国年轻人,每6人中就有1人因为精神失常而不能服役。

精神失常的原因何在?没有人知道全部答案。可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极可能是由恐惧和忧虑造成的。焦虑和烦躁不安的人,多半不能适应现实的世界,而跟周围的环境隔断了所有的关系,缩到自己的梦想世界,以此解决他所忧虑的问题。

在我写这一章的时候,我的书桌上就有一本书,是爱德华·波多尔斯基博士所写的《停止忧虑,换来健康》。书中就谈到了几个问题:

忧虑影响心脏

忧虑造成高血压

风湿症可能因忧虑而起

为了保护你的胃,请少忧虑些

忧虑如何使你感冒

忧虑影响甲状腺

忧虑与糖尿病相关

另外一本讨论忧虑的好书,是卡尔·明格尔博士所写的《与己作对》。当你遭受不良情绪的主导时,此书能启发你如何去做。如果你想让自己摆脱这种情况,就买本此书,仔细阅读,也把它送给自己的朋友。它只让你花上4美元,却是你今生最好的投资之一。

忧虑甚至会使最强壮的人生病。在美国南北战争的最后几天中,格兰特将军发现了这一点。故事是这样的。格兰特围攻里奇蒙德有9个月之久,李将军手下衣衫不整、饥饿不堪的部队被打败了。有一次,好几个兵团的人都开了小差。其余的人在他们的帐篷里开会祈祷——叫着、哭着,看到了种种幻象。眼看战争就要结束了,李将军手下的人放火烧了里奇蒙德的棉花和烟草仓库,也烧了兵工厂,然后在烈焰升腾的黑夜里弃城而逃。格兰特乘胜追击,从左右两侧和后方夹击南部联军,而由骑兵从正面截击,拆毁铁路线,俘获了运送补给的车辆。

由于剧烈头痛而眼睛半瞎的格兰特无法跟上队伍,就停在了一个农家。“我在那里过了一夜”,他在回忆录里写道,“把我的两脚泡在加了芥末的冷水里,还把芥末药膏贴在我的两个手腕和后颈上,希望第二天早上能复原。”

第二天清早,他果然复原了。可是使他复原的,不是芥末药膏,而是一个带回李将军降书的骑兵。

“当那个军官到我面前时,”格兰特写道,“我的头还痛得很厉害,可是一看到那封信的内容,我就好了。”显然,格兰特是因为忧虑、紧张和情绪上的不安才生病的。一旦他在情绪上恢复了自信,想到他的成就和胜利,就马上好了。

70年后,罗斯福总统内阁成员,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发现,忧虑会使他病得头昏眼花。他在日记里记述说,为了提高小麦价格,罗斯福总统在一天之内买了440万蒲式耳的小麦,使他感到非常忧虑。他在日记里写道:“在这件事情没有结果之前,我觉得头昏眼花。我回到家里,吃完午饭以后睡了两个小时。”

如果我想看看忧虑对人会有什么影响,我不必到图书馆或医院找到例证。我只是从我现在坐着的家里望望窗外,就能够看到在不到一条街远的一栋房子里,有一个人因为忧虑而精神崩溃;另外一个房子里,有个人因为忧虑而得了糖尿病——股票一下跌,他的血和尿里的糖分就升高。法国着名哲学家蒙田被选为老家的市长时,他对市民们说:“我愿意用我的双手处理你们的事情,可是不想把它们带到我的肝和肺里。”

我的那位邻居也因把股票市场带到他的血液里,差点送了他的老命。

忧虑会使你患风湿症或关节炎而坐进轮椅,康奈尔大学医学院的罗素·塞西尔博士是世界知名的治疗关节炎权威,他列举了四种最容易得关节炎的情况:

1.婚姻破裂,

2.财务上的不幸和难关,

3.寂寞和忧虑,

4.长期积郁的愤怒。

当然,以上四种情绪状况,并不是关节炎形成的唯一原因。而产生关节炎最“常见的原因”是塞基尔博士所列举的这四点。举个例子来说,我的一个朋友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遭到很大损失。结果煤气公司切断了他的煤气,银行没收了他抵押贷款的房子,他太太突然染上关节炎——虽然经过治疗和注意营养,关节炎却一直等到他们的财务情况改善之后才算痊愈。

忧虑甚至会使你蛀牙。威廉·麦克戈尼格博士在全美牙医协会的一次演讲中说:“由于焦虑、恐惧等产生的不快情绪,可能影响到一个人身体的钙质平衡,而使牙齿容易受蛀。”麦克戈尼格博士提到,他的一个病人起先有一口很好的牙齿,后来他太太得了急病,使他开始担心起来。就在她住院的三个礼拜里,他突然有了九颗蛀牙——都是由于焦虑引起的。

你是否看过一个甲状腺反应过度的人?我看过。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会颤抖、会战栗,看起来就像吓得半死的样子——而事实上也差不多是这种情形。甲状腺原来应该能使身体规律化,一旦反常之后,心跳就会加快,使整个身体亢奋得像一个打开所有炉门的火炉,如果不动手术或加以治疗的话,就很可能死掉,很可能“把他自己烧干”。

不久以前,我和一个得这种病的朋友到费城去。我们去见伊莎·布拉姆博士——一位主治这种病达38年之久的着名专家。在他候诊室的墙上挂了一块大木板,上面写着他给病人的忠告。我把它抄在一个信封的背面:

轻松和享受

最使你轻松愉快的是,

健全的信仰、睡眠、音乐和欢笑。

对神要有信心,

要能睡得安稳,

喜欢好的音乐,

看到生活有趣的一面,

健康和快乐就都是你的。

他问我朋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的情绪是否有什么问题而使你产生这种情况?”他警告我的朋友说,如果他继续忧虑下去,就可能会染上其他并发症、心脏病、胃溃疡,或是糖尿病。“所有的这些病症,”这位名医说,“都互为亲戚关系,甚至是很近的亲戚。”一点都不错,它们都是近亲——由忧虑所产生的病症。

我去访问女明星莫诺·奥伯恩时,她告诉我她绝对不会忧虑,因为忧虑会摧毁她在银幕上的主要资产——她美丽的容貌。

她告诉我说:“当我最先想要进入影坛的时候,我既担心又害怕。我刚从印度回来,在伦敦一个熟人也没有,却想在那里找到一份工作。我见过几个制片商,可是没有一个人肯用我。我仅有的一点钱渐渐用光了,整整有两个礼拜,只靠一点饼干和水过活。这下我不仅是忧虑,还很饥饿,我对自己说:‘也许你是个傻子,也许你永远也不可能闯进电影界。归根究底,你没有经验,也从来没有演过戏,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你还有些什么呢?’

“我照了照镜子。就在我望着镜子的时候,才发现忧虑对我容貌的影响。我看见忧虑造成的皱纹,看见焦虑的表情,于是我对自己说:‘你一定得马上停止忧虑,不能再忧虑下去了,你所能给人家的只有你的容貌,而忧虑会毁了它的。’”

再没有什么会比忧虑使一个女人老得更快,而摧毁了她的容貌。忧虑会使我们的表情难看,会使我们咬紧牙关,会使我们的脸上产生皱纹,会使我们老是愁眉苦脸,会使我们头发灰白,有时甚至会使头发脱落。忧虑会使你脸上的皮肤出现斑点、溃烂和粉刺。

心脏病是今日美国的第一号凶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约有三十多万美国人死在战场上,可是在同一段时间里,心脏病却杀死了200万平民——其中有100万人的心脏病是由于忧虑和过度紧张的生活引起的。不错,就因为心脏病,亚历西斯·戈瑞尔博士才会说:“不知道怎么抗拒忧虑的商人都会短命而去。”美国南方的黑人和中国人却很少患这种因忧虑而引起的心脏病,因为他们处事沉着。死于心脏病的医生比农夫多20倍。因为医生过的是紧张的生活,所以才有这样的结果。

“上帝可能原谅我们所犯的罪,”威廉·詹姆斯说,“可是我们的神经系统却不会。”这是一件令人吃惊而难以相信的事实:每年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种种常见的传染病的人还要多。

为什么呢?答案通常都是“因为忧虑”。

古时候,残忍的将军要折磨他们的俘虏时,常常把俘虏的手脚绑起来,放在一个不停地往下滴水的袋子下面……水滴着……滴着……夜以继日,最后,这些不停滴落在头上的水,变得好像是用槌子敲击的声音,使那些人精神失常。这种折磨人的方法,以前西班牙宗教法庭和希特勒手下的德国集中营都曾经使用过。

忧虑就像不停地往下滴、滴、滴的水,而那不停地往下滴、滴、滴的忧虑,通常会使人心神丧失而自杀。

当我还是密苏里州一个乡下孩子的时候,礼拜天听牧师形容地狱的烈火,吓得我半死。可是他从来没有提到,我们此时此地由忧虑所带来的生理痛苦的地狱烈火。比方说,如果你长期忧虑下去的话,你有一天就很可能会得到最痛苦的病症:狭心症。这种病要是发作起来,会让你痛得尖叫,跟你的尖叫比起来,但丁的《地狱篇》听来都像是巴比塔的情形。到时候,你就会跟你自己说:“噢,上帝啊!噢,上帝啊!要是我能好的话,我永远也不会再为任何事情忧虑——永远也不会了。”如果你认为我这话说得太夸张的话,不妨去问问你的家庭医生。

你热爱生命吗?你想健康长寿吗?下面就是你能做到的方法。我再引用一次阿莱克斯·卡瑞尔博士的话:“在纷繁复杂的现代城市中,只有能保持内心平静的人,才不会变成神经病。”

你是否可以在现代城市的混乱中保持内心的平静呢?如果你是一个正常人,答案应该是“可以的!”“绝对可以!”我们大多数人实际上比我们所认为的坚强得多。我们很多人也许从来没有发现这种内在力量,就像梭罗在他不朽的名着《瓦尔登湖》里所说的:“我不知道有什么比一个人能下定决心改善他的生活能力更令人振奋了……要是一个人,能充满信心地朝他理想的方向去做,下定决心过他所想过的生活,他就一定会得到平日意想不到的成功。”

我相信,本书的很多读者会有像奥尔嘉·加维的那种意志力和内在的力量。她住在爱达荷州,在最悲惨的情况之下,发现自己还能够停止忧虑。我非常坚定地相信你和我也都能那样做,只要我们应用这本书里所讨论的一些很古老、很古老的真理。下面就是奥尔嘉·加维所写的故事:

八年半以前,医生宣告我不久于人世,会很慢、很痛苦地死于癌症。国内最有名的医生——梅奥兄弟也证实了这个诊断。我走投无路,死亡就要扑向我。我还很年轻,我不想死,绝望之余,我打电话找到了我的医生,告诉他我内心的绝望。他有点不耐烦地拦住我说:“怎么回事,奥尔嘉?难道你一点斗志也没有吗?你要是一直这样哭下去的话,毫无疑问,你一定会死。不错,你碰上了最坏的情况。好吧!要面对现实,不要忧虑,然后想点办法。”就在那一刹那,我发了一个誓,我的态度严重得指甲都深深地掐进肉里,而且背上一阵发冷:“我不会再忧虑,不会再哭泣,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常常想的,就是我一定要赢!我一定要继续活下去!”

在不能用镭照射的情况之下,每天只能用X光照射十分半钟,连续照30天。但他们每天为我照了14分半钟的X光,照了49天。虽然我的骨头在我瘦削的身体上撑出来,像是荒凉山边的岩石,虽然我的两脚重得像锅块,我却不忧虑,也没哭过一次。我面带微笑,不错,我的的确确勉强自己微笑。

我不会傻到以为只要微笑就能治疗癌症。可是我的确相信,愉快的精神状态有助于抵抗身体的疾病。总之,我经历了一次治愈癌症的奇迹。在过去这几年里,我再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健康过,这都多亏了这句富于挑战性和战斗性的话:“面对现实,不要忧虑,然后想点办法。”

在这一章结束的时候,我要再重复一次亚历西斯·卡瑞尔博士的这句话:“不知道怎样抗拒忧虑的人都会短命而死。”

卡瑞尔说的也许就是你,对吗?

也许是!

我愿意用我的双手处理你们的事

情,可是不想把它们带到我的肝和肺里。

——蒙田

核心关键词不超过3个

如涉及版权,请着作权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或支付费用事宜。

0000